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总开关
总开关

女友答应和我做爱了。

  「有一件事情要先告诉你的。」她说,表情非常严肃。

  我心里吓了一跳,默默的看着她,口中没发出一丝声音。过了三十秒钟后再点点头。

  「我是没法产生性欲的。」她轻声的告诉我。

  我说我不明白。

  她想了想,咽下口水后再说。

  「我不会有性欲的感觉,人家帮忙也不成。」

  「那你有去找医生看看吗?」

  「我还没有说完。」她白了我一眼再说。「原来只有在我姐有性欲时,我才可以有感觉,我和她是双胞胎来的。」「同卵双生,心灵感应?」我问道。「那是说你姐做爱时你会有感觉?」「不知道,应该这样说,是她有感觉时我才可以有感觉。」「好复杂哦。」我满奇怪的说道。

  「你想象她是总开关就可以了。」她用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方法解释。

  「明白。」我说。「但上帝为什么作些那么奇怪的开关?」「我比你更想知道!」她没好气的说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我们安静的坐了十分钟。

  「去跟姐说说吧。」她建议。

  「说什么。」我说。「难道说我想和你妹妹做爱,麻烦你把开关打开好吗?」我想了想再说。「那我这样说她一定当我是一个白痴。」再静静的坐了十分钟。

 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。

  「你怎么会发现你姐是总开关的?」

  她脸红红的没有回答。

  我等了一会再问。

  「那,你姐知道她是你的总开关吗?」

  她想了想。

  「我们一直是睡在同一个睡房的,初中时女生有时候会说一些色色的话题。」「有一天同学们说到了自慰,我和姐一起听着。」她开始慢慢的说道。

  「那时我不知道什么是性欲,因为我没有性欲,所以听那些东西是没有问题的,但我姐听着听着的就到了,回到家中以后她还是古古怪怪的。」「回到房间以后她问我怎么样,我回说」啥?「,那时我不明白她说什么。」***    ***    ***    ***「她们说自慰呢,你没有感觉吗?」她小声的说。「那时我姐这样问我。」「我说我没有。」她道。

  「我姐说想试试看。那时我跟本没有那个感觉,但是看到我姐那么有兴趣,我对我姐说」我去看电视「后就走出了房间。」「过了一段时间,我姐告诉我她喜欢上了自慰的感觉,她很奇怪我怎么会说没有那个感觉。」「我说我就是没有啦,以前曾经试过偷偷的摸着,但就好像在摸大腿一样,没有感觉。我告诉我姐,有时候在更衣室和同学们玩闹时,她们的手在我身上乱摸着,我也是没有感觉的。我问我姐在那时候有没有感觉,她说是有的。」「我姐摇了摇头就不说话了。」

  「有一天,我姐告诉我这样下去是不可以的,她脸红红的问我要不要她帮忙试试看。」「那时我想了想,觉得她说的话满有道理,就对她说」麻烦您了。「」「我姐抱住了我,双手在我身上一直动着,再慢慢的脱掉了我衣服,她摸我乳房,吻我乳头,摸我阴户,过了一会儿,我说我还是没有感觉,但我姐说她自己已经有感觉了。」「我姐在我面前脱了衣服,用手摸了摸她自己的阴户,再告诉我说她已经湿了。」「我看了看我姐的手,真的是湿的,再摸了摸自己的阴户,干的!」「我看见她好像有需要了,就问她要不要我帮她,她点点头。」「我没有经验,我只有重复我姐的动作。但我姐已经受不了,她口中发出轻轻的呻吟声,她的手开始在我身上乱动。」「突然,非常突然,我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我开始不能控制自己,我手一直在动,我姐也一样,我开始呻吟起来了,最后我姐突然身体变硬,再慢慢的软了下来。」「我手停了下来,问我姐怎么回事,我姐说」高潮了。「」「我告诉我姐刚才我有感觉,她很开心,但过了一会她突然问我。」「你不会是同性恋吧?」她学着她姐的语气说道。

  「我姐再想了一会儿,就说这可能是她的问题。」***    ***    ***    ***我女友说到了这里停了下来。

  「不要笑,不准笑!我口干了,去拿瓶Perrier给我,加点青柠。」我笑了笑行进了厨房。

  我从冰箱把Perrier拿了出来,打开,拿了两个杯子放在桌上,切开一个青柠,分了四份,把青柠按了一下就放进杯子里面,再打开了一包卡乐B洋芋卡,两手拿了四样东西后就回到客厅上。

  她看了一看我左手上的卡乐B,有点儿不高兴的说。「很有趣吗?需要边吃边听吗?」「中地雷了。」我马上就知道。

  她很在意这件事情,我也太不小心了,没有想到她的心情。

  毕。竟。这件事情肯定会给她姐带来麻烦。

  看着她开始生气的面孔,我脑内空明一片。「先稳着她再说吧。」「那个是给你吃的。」我说。

  她不发一言冷冷的看着我。

  我把东西放下,找了找头说道。「习惯咧,习惯喇,一拿Perrier就会开卡乐B,你不是不知道的。」我说完后把Perrier倒入杯中,再拿了一杯给她。

  她看着我整整二十秒,才把杯子接着。

  她小小的喝了一口。「酸。」

  她再喝了一口。「这次就这样,没有下次了。」「那你说我的事怎么办?」她问道。

  「危机总算过去了。」我想。「没什么怎办了,只有老实的说,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。」口中同时说道。

  「那你就去跟她说吧。」她下结论了。

  「等等…」我说。

  「你不愿意,那我走了,以后不要找我。」她又生气了。

  「不是不愿意,我是想我们先商量一下,统一口径。」我解释道。

  「说吧。」她说完后又喝了一小口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「方法好像只有两个。」我说。

  「一个是她在客厅,另一个是我在客厅。」

  她想了想。「不明白。」

  「她在客厅就是我们在睡房,她在客厅自慰。」「那我们就在睡房作一些我们爱做的事的前期作业。」「很难明哦,说白一点吧。」她说。

  「那就是说,她在客厅自慰时,我们在房间进行前戏。到了她有感觉时,你亦有感觉后,就马上插入。」我终于用最简单的字眼说了。

  「你好变态哦。」她不好意思说道。

  看着她红红的脸,我慢慢走到她旁边,抱着了她。

  「怎么了?」她小声的问我。

  「你有感觉吗现在?」我希望可以把她姐踢走。

  她点点头。

  我非常开心。

  「有一些尴尬的感觉。」她接着说。

  我晕。

  「我知道你想问的是什么,但是我真的没有那个感觉。」她说。

  「那现在我可不可以抱抱你?」我问道。

  「可以。」她脸红的说道。

  我告诉我自己,要小心不要再弄错。

  「要是她姐不在,她脸红是代表她尴尬,没其它的了,切记。」心里想着,手里动着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我抱着她,右手轻轻的在她脸上抚摸着,左手在她手臂上摸索,她身上的背心没有办法隔着她手臂的雪白肌肤,我开始用心的去感觉她幼滑的雪肤。

  「我虽然没有那个感觉,但我真的是喜欢这个气氛。」她淡淡的说道。

  我笑了笑,对着她的唇亲吻下去。

  她身体紧了一紧,接着就放软了。

  「这是紧张。」我想。

  我们温馨的吻着,过了一会,她推了推我。

  我把我的唇离开她的,慢慢的。

  「你硬了。」她说。

  「你说我的脚掌?」我学着村上春树。

  「傻瓜,不要背书。」

  「是的,我勃起了。」我说。

  「我说,不。要。背。书。」

  「是的,我硬了。」我改了形容词。

  她笑了笑。「要不要我帮你?」

  「对白开始跟她姐有一些雷同了。」我胡思乱想着。

  「你不想?」她再问道。

  「用手?」我问。

  「对,难道你猜我会说用口吗?」

  「希望嘛,希望在人间。」

  「把裤子脱掉。」她没好气的看着我说。

  「好没有气氛哦。」我小声的说。

  「什么?」她听不清楚。

  「我说你能不能把衣服也脱掉?」

  「今天只有长裤可以。」

  「好,成交。」我说。

  「傻瓜。」

  我们把长裤脱掉后坐了下来,我本想看看她的腿,但她右手已经抱住了我,左手拉下我的内裤,慢慢的把我的阳具捉着。

  「好舒服哦。」我说。

  她笑了。

  我把手隔着背心放在她左面的乳房上,她看了看,好像想说点什么的。

  她摇了摇头以后就把左手慢慢的移动。

  我看着她的手,突然问道。

  「你知道这个动作叫什么吗?」

  「笨,不要发出声音,破坏气氛。」

  我立即收口,看看她的脸,看看她的手,最后看着她的手慢慢加速。

  「快来了。」我小声的说。

  她看了看我的眼睛后,注意力习中在手上,继续加速。

  十秒后我射精了。

  她看着白色的精液从龟头射出。

  「好利害哦。」她说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我们静静的没有动,五分钟后,我发觉她看着我。

  我先看看她的手,再看看她的口,跟着看看她的眼睛。

  她想了想。

  她把左手放在口前,用舌头碰了碰。「满意了吧?」「嗯。」我说。

  她很古怪的笑了笑。

  突然她左手向我脸上抹了过去。

  「天呀!」我叫道。

  她推开我,起身,走进洗手间。

  「自己打扫。」关门前说道。

  「你把你的东西射到全屋了。」

  「救命呀!」我叫道。

  我又走进了厨房。洗了一把脸,开了瓶可乐。跟着开始发呆,想着有什么方法可以说服她姐。

  「好难哦。」自言自语的说到。

  「那有人会这样要求的,给她姐当成变态是正常的,我要怎样做才不会是变态呢?」我一面想着一面大口大口的喝着可乐。

  「你在哪?」我女友在客厅叫着。「怎么还没有打扫?」我忙把可乐喝掉。「来了,我去拿抹布了。」

  说着我把抹布拿起来,回到客厅中。

  她看着我,再看看抹布。

  「笨,你那抹布以后不要了?」

  「那我去拿面纸吧。」我停了停再说。「你为什么知道这东西难洗?」她脸一下就红了起来。「没有啦,班中有些同学很喜欢说这个事情的,听着听着就知道很多了。」她非常小声的说。

  「那可以告诉我还有什么吗?」我说。

  「不准问,打扫!」她一下子就生气了。

  「打扫完以后再告诉我什么是」我在客厅「!」她坐了下来,拿了那杯已经暖了的Perrier小口小口的喝着。一面喝着,一面监视着我工作。

  说真的打扫是没有问题,但给人家监视着我工作就真的不爽了。但是没有办法,不爽也只好慢慢的把客厅打扫一番。

  那是我自己的东西哦,只好像青蛙一样爬在地上,小心的找着,之后就把它捈抹掉。

  十五分钟后,工作完成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我坐了下来,她看着我,我休息了一会。

  「你不是说你跟你姐曾经那个了吗?」我说。「」我在客厅「等着,你差不多的时候出来找我完成下半场就是了。」我直接的说道,太文雅她听不明,也不太容易说。

  「那有可能这样作?!」她叫道。「要是真的是跟我姐做,她跟本不可能放我出来!」「那只有第一个方法了。」我说。

  「那个也不好。」

  「是,我知道,那两个都不好。但是有什么方法呢?开关是在你姐手中。你说说看还有什么方法。」「我不管。」

  呵,女人的名句终于出现了。我没有反驳,我知道一反驳就会出事。

  过了一会儿。

  「大小姐,我知你是不管了,但讨论一下可以嘛。」我再说。

  我转了一个方式表达意见。

  「没什么可以讨论,这事我一。定。不会问我姐的,你要做爱你看着办吧。」她开始总结了。

  我心中已有一些不高兴,魔鬼终于出动。

  「其实还有一个方法,但是真的是不可能的。」她听见我这样说,看着我。「说吧,之前的方法其实也是不可行的。」我估计着地雷的威力。

  心里计算了一会,发觉好像一定不会炸死,呀,是不一定才对,把心一划。

  「我们把你姐叫来一起3P吧!」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3P,一个可远望而不可及的名词。

  我们没有发出声音,静静的,只有呼吸声。

  「你一开始听见我有这个问题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吧?」过了一会,她说。

  「没有,我一听见就想起医生了,真的。」

  「之后呢?」她继续攻击。

  我没有回答。

  她默默的看着我。

  「有。」最后我说。

  她脸冷冷的。

  我知道她是非常了解我的。「正常男人都会有这个想法。」「我就知道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。」她说。

  我们再度沉默下来。

  「水没了,我去再拿一瓶吧。」我说。

  「不用了。」她说。

  「不要动。」她看着我。

  最后她慢慢的说。

  「我知道我有这个问题以后就一直有这个想法,我知道我是离不开我姐的。

  她有男朋友没有问题,但我会有很大的问题。我没跟她讨论过这个问题,但我猜她不会想不到的。「「她是很关心我的,毕竟我是她妹妹,而且发现问题的时候她亦在现场。」「那次之后,每过一段时间她会问我要不要一起做。我不是她,我习惯了没有感觉,所以没应允。但是她还是非常有规律的问我同一个问题,有时她更会说先表现给我看,乱七八糟的。」我作了一个惊吓的样子。

  「不要作这个表情,对她来说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」她说。

  「我姐不会看着我出问题的。而且她比我有更多点子,你直接问她吧。」最后的结果居然是这个,一个把自己变成变态的方法。

  「天呀~」我呻吟道。

  「不要叫天了,没用的。」她说。「你打算什么时候问她?」「过几天再说吧。」我说。

  「随便你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」她说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过了几天,讨论再次开始。

  「我真的不知道怎样跟你姐说。」我说。

  「呵,我不管。你忍受得了就没有问题了。」她笑着说。「我跟你一起已经很开心了。做爱不是我那杯茶,是你要做不是我要做。今天你怎样,要不要我再用手帮个忙?」她一点也不体会男人之苦。

  「要是你真的接受不了只有手,那分手吧。」她说。「虽然我会不开心。但总比看见你这个表情好。」「但希望你不要乱想,我是喜欢你的。」她接着接着说。

  我没发出声音。

  过了一会,我问她。

  「你姐的事你真的不管了?」

  她点点头。

  「我也喜欢你的,但我对你的身体是有需求的,这个你也知道。所以,可不可以不光用手?」我想了想后说。

  「用口?不成。」她马上回绝。

  我再想了想。「那你脱光了衣服给我抱着可以吗?」她想了想。「裸体?」

  我点点头。

  「不知道,应该可以吧。」她说。「现在不知道,到那时再说吧。」「那时可以是现在吗?」我问。

  她笑了笑。「好狡猾唤。」

  「怎样?」我推了推她。

  「好吧,只可以抱着。」她说。

  「谁会只是抱着,起码要动动口吧。」我想着。

  「那我脱衣服了。」我说。

  她站在我旁边,看着我慢慢把衣服脱光。

  我已经硬起来了。

  「要我帮你脱衣服吗?」我问道。

  「不用,不准再说话了。」她说。「你一说话今天就到此为止。」她下命令了。

  我默默看着她把长裙脱掉。她停了下来,一会儿后再把T-shirt脱掉,现在她只有乳罩和内裤在身上了。我仔细的看着她,淡黄色的乳罩和珍珠白的内裤,真是有点受不了。

  「这个时间不能说话真是有点软SM的感觉。」我看着她胡思乱想着。「桂正和那本漫画叫怎么来着?」我看着她,她看起来好像是在想一些东西,突然她笑了。跟着她突然把乳罩脱掉。

  「好不好看?」她马上问道。

  圆润的乳球,粉红的乳头,漂亮呀。我也不多看了,立即点了点头。

  「我才不会那么笨。」

  她看见我没有中计笑得很开心。

  「内裤不脱了,还是不大习惯,以后再说吧。」她又开远期支票了。

  「我今天不会动手,你刚才没有要求。呵,你自己来吧。」她笑着说,边说边走到我身边。

  我抱着了她,轻轻的吻在她唇上,然后指了指睡房。

  「嗯。」她发出声音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我们慢慢的步入房间,她自动的坐在我的床上。

  「不要用你那根东西对着我。」她说。

  我只有坐在她旁边,抱着了她。

  「亲我一下可以吗?」

  我看了看她的内裤。

  「不要乱想,我是说嘴喇。」

  我抚着她的脸,然后再略略施力的抚着她的嘴唇。再向她唇上亲下去。

  「她又脸红了,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感觉也会脸红,真的只是尴尬的感觉吗?奇怪。」我想着。

  想着归想着,手是不会停的。象征式的碰了碰她的胸口,她全身一震,嘴巴打开了,我已把握机会把舌头攻进了她的口腔。

  她好像很有趣的和我打舌头架。

  「天呀~这样下去是我会先受不了。」

  我用一点点力把她推开,用意志力把自己的思绪集中起来。

  「开动吧!」

  右手先放在她左面的乳房上,她说话了。

  「你不是说抱吗?」

  「我才不管。」

  呵,现在是我说不管了,都这时间了,谁会去管呢。

  我轻轻张口把她右面的乳头吸入口中,再用心的吸啜着。她开心的看着我的动作。

  「天呀~这样是做爱吗?」

  她好像是听到我的心声。

  「我现在是很开心,不要管我的感受了,你自己开心开心吧。」她把手放在我头发上抚摸着说道。

  我又看了看她的内裤,她马上反应。「你别打它的主意。」我只好把注意力放在她的乳房上。虽然没有做爱的情欲感觉,但现在的感觉是满温馨的,不错不错。人不能太贪心,以后再说吧。

  我吸啜着时,右手慢慢的向她内裤进发。她马上知道了,我知道她看着我,但我不管,我把手放在她的阴户上,隔着内裤抚摸着。

  「就这样好了,再别得寸进尺!」她警告我。

 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,她说。「是不是没有湿?你再想想要不要分手吧。」我现在才没空管她的胡言乱语。我把放在她阴户的手改放到我的阳具上,慢慢的移动着。

  她看着我的动作轻轻的叹一口气。「唉,何必呢。」我当然是当她又胡言乱语了,我开始用力的吸啜她的乳头。

  「痛!」

  我没理会她,右手开始用力,准备加速了。

  她把她的手放在我的右手上,手心向着龟头。

  我加速了。

  「我爱你。」她说。

  我听见后马上射精了,射在她的手心上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她把手拿回去后我离开她的乳房。

  我看着她。

  她慢慢的把手放在口边,用舌头圈了一些精液入口中。

  「不难吃。」她说。

  她跟着把手放到我口边,根据经验我马上向后移。


  她又古怪的笑了。

  「要口交就把我手上的全吃了!」

  「天呀~~」

  「你要证明你这些东西可以放入口中。」

  「不用证明,只是一些蛋白质。」

  「笨,我已经吃过了,你怕什么?」

  「问题是那有男人吃这个东西的?」

  「你想说什么?呀,我准你说话了。」

  「准……」

  「那个东西是女生吃的,男生是不吃的。」我马上说。

  「是谁说的?男生不吃,女生也不吃!」她说。「谁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把这些东西吐出来。」「多做一两次习惯后你就会知道了。」我说。

  「我。不。管。要口交就把我手上的全吃了!」「天呀~她好像女王大人呀~」

  我实在是不能想象把那些东西放入口中的感觉。我不是变态,不可能会喜欢吃那个东西。

  「怎么样?」她追问。

  「正在想。」我说。

  跟着她默默看着我,不发一言。

  我内心正在计算着。最大的问题是她不能做,第三个洞我没兴趣,那只有口同手剩下了,要是再少了口,那怎成?!但要我吃那个东西我又不心甘,其它的女生叫我吃我一定不吃!

  再看看她的表情,我已经知道只有一个答案,大小姐是非常直接的。

  「来吧。」我说。

  「我喂你。」她突然改变了方式。

  「那总比自己去吃她手上的好多了。」我想着。

  她慢慢把手上的东西吃进口中,然后和我接吻,最后把我的东西引导到我的口中。

  「天呀!」

  她把头缩回去,静静的看着我。

  我说什么也咽不下,那些东西在我口中,滑滑的很恶心。

  她又发言了。「算了。」

  我不明白,算了是不是代表不用吃了?我是不是可以吐掉了?

  她又把她的嘴唇贴在我唇上,我连忙把那些东西引导回她口中。

  她注视着我,然后缓缓的咽下,她笑了。

  「笨。」

  危机已过,但口中仍是有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
  她好像真的听到我的心声。「去刷牙吧。」

  我实时跑向洗手间,进去之前突然想起她也吃了我的东西。

  「一起来刷吧。」我说。

  「嗯,不用了,我喜欢你的味道。」她很高兴的说。

  我听了也很高兴,但我还是决定今天尽量不和她接吻。

  之后我们煮了些水饺吃,羊肉白菜的,我叫她多吃点蒜泥,她白了我一眼。

  吃完之后我们又回到老问题。

  我想了一会儿。

  「下个礼拜找一天和你姐一块儿吃个晚饭吧。」我说。

  「终于下了决心?」她问我。

  「嗯!」我非常有气势的说。「今天我连精液也吃进口了,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恐怖了。」「真的?」她问。

  「真的。」我回。

  「那下次我要你吃进肚子了。」

  「投降。我错。」

  「哼。」她笑了。

  「不要玩了。」我说。「我还真的有点儿害怕呢。」***    ***    ***    ***到了大限的那一天了。

  「跟你姐说了没有?」我问她。

  「说了,说了今天一块儿吃饭,那件事我是不。会。和我姐说的。你死心吧。」她很正式的告诉的。

  「我没有那个意思。」我在装傻了。

  「呵,真的?」她问。

  「假的。」我老实回答。

  我已经很怕她,怕她又拿出什么鬼点子。

  「哼。」她没好气的发出没意思的单音。

  「到那里吃?」她再问。

  「在你家旁边的那一家吧。」我提议。

  「嗯。」再来一个没意思的单音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早到了五分钟,然后等了十五分钟。

  看见又一个她走过来了。

  「姐。」我们叫人。

  我们比今天一整天都在家里的还要早到。

  她姐坐在她的旁边。

  我看了看她俩,坐着的她们外观上真的分不开。

  「点菜吧。」她姐说。

  可是一说话就可以分得清清楚楚了,她说话通常是温柔的,而她姐是有气势的。

  「我来吧。」她说。

  我当然是不会在这些场合点菜的,太容易中地雷了。

  她点了几个她们爱吃的小炒,问我有没有意见。

  开玩笑,我今天怎么可能会有意见的,我笑了笑。「没有。」时间终于到了关键时刻。

  「我知道她的事情了。」我和她姐说。

  「她的事情?」她姐不太明白我指的是什么。

  「总开关的事情。」我解释道。

  「什么总开关的事情?」太抽象了吧,这些俩小口子间的私语她还听不明白。

  「那个感觉的问题呢。」她忍不住插口了。

  「呵,说什么一、定、不、会~」我想着。

  「哦~~~」她姐说。「明白了。」

  她姐明白以后跟本就不管我,我只好闭嘴。

  「你决定跟他了?」她姐问。

  她点点头。

  「那么重要的事情不要光点个头,点头算什么,说出来吧。」她姐没好气的说道。

  「是的,我决定了。」她小声的说。

  「好!」她姐拍了拍桌面。

  「菜来了,我们吃吧。」她姐说。「我今天没有吃过东西。」我和她对望了两眼。「那结果是?」眼神正在交流着。

  她姐看了我们一眼。「怎么了,看了一整天也未看够吗?」她姐说。「吃饭吧。」我们只好把目光收回,然后默默的吃饭,最后,菜都吃光了,她姐真的很会吃,好像真的是今天没吃过东西。

  「回家吧!」她姐说。

  「去买点冰淇淋。」这是对着我说的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她姐又在吃东西了。

  吃光了冰淇淋以后,她姐开始了那重要的话题。

  「你们有怎么方法?」她姐直接的问道。

  「没有,因为关键在你手里,我们没有什么方法。」我说。

  「哼。」她姐说。「这样说是她的主意吧?」

  「是的。」我答道。「非常正确。」

  「先说你们有怎么想法。」她姐说。

  「一个是你在客厅,另一个是我在客厅。」我说。

  「你在客厅?」她姐说。「我在客厅?」

  「明白了。」五秒钟后,她姐说。

  「烂。」她姐想了三分钟后下了注释。

  「还有呢?」她姐再问。

  「没有了。」我说。

  「真的没想过3P吗?」她姐出招了。

  「想过,但是觉得不是一个可行的方法,而且这事我们怎么能说出口。」我说。

  「哼。」她姐又发出怪声。「说谎。」

  「那姐你有什么方法?」我问道。

  她姐看了看我,再看了看她。

  「当然是3P了。」她姐说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3P?!

  她望着她姐。「姐,你怎样了,是不是在耍我们。」「切,我是认真的。」

  「那,不是太委屈了你吗?」她问。

  她姐笑了,我怎样看也是奸笑。

  「你是我的妹妹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了。」她姐安慰着说。

  但是我有一种送羊入虎口的感觉。

  「不多说了,就今天晚上吧。」她姐说。

  「我没有心理准备。」她忙说。

  「没有什么心理要准备的,你们开口跟我说以前不是已经作了准备吗?」她姐不以为然的说。

  「那不同的,那会想到了这么快。」

  「不快了,你们好像一起已有一段时间了。」她姐顿了一顿。「你们作到了什么地步了?」她脸一红,推一推我。

  「没有喇,就只有亲亲喇。」我大而化之。

  「真的?」她姐问。「说谎是没有好处的,一会儿一下子就可以看出来了。」「姐,那有这样问的。」

  「我就是想知道。」

  「你真是,好啦,告诉你,就是手啦,用手啦,不多说了。」她脸又红了。

  「只有手?那口呢?」她姐进问。

  「没、有、喇。」她强调的说。

  「屁股呢?」

  我头昏了。

  她看着旁边不说话。

  「好了,完全明白。」她姐说。

  「你先去洗澡,洗干净一点。」她姐指着我说。「毛巾用我妹的,粉黄的那一条。洗完以后不要穿你的脏衣服,到我们的房间坐着,不要坐到床上,不要乱动东西。知道了吗?」「知道了。」我说。

  「去吧,我有话跟我妹说,不能偷听。」下命令了。

  我走向浴室,走向了梦幻3P的第一步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我打着肥皂,一面胡思乱想。

  我想着待会儿先上那一个,她姐是随时可以的,先上她吧,半场再换人。一箭双鵰,一石二鸟,再引证「双乳再好也不如四乳同抓。」呵呵,多谢上帝。

  想着想着,终于连头也洗好了。先把头发吹干,再拿那一条粉黄的毛巾把身体抹干。

  「好了。」我为自己打气。

  我打开了门,正想走出去时,想到了前面那根就这样给她们看见好像不太好。

  「还是拿毛巾包包吧。」

  走到睡房前发现她们还在谈。

  「我洗好了。」我大声的叫。

  「知道了。」她姐说。「进房,不要碰我们的东西。」「哦。」我照着办。

  我一个人坐着,非常闷,只有胡思乱想,十五分钟后,我开始找狂。

  就在这时门打开了。

  「你这是什么表情?」她姐问。

  「闷的表情。」我老实的说。

  「才几分钟,怎么样,心急了吧?」她姐取笑我。

  她把姐推了一推。

  「算了,我正式的告诉你,以后要对我妹好一点,要不然…」「这是当然的,一定。」

  接着大家都不说话,好像不知道怎样开始。

  她姐好像也没有3P的经验嘛,刚才还那么牛。

  「你先给我看看你的那一根。」她姐说。

  我发觉我听完这句后,我的感觉就好像我去了做牛郎。但是为了3P,只有照办。

  「怎么小小的,妹,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。」她姐放了一个炸弹。

  「不…不…不是的。」她忙说。

  「他…」她说不出口。「你说吧。」

  「我的是干海蔘,加点水会大四倍的。」我大声的说。

  「哦,加点水?我妹的?」她说的话开始色了。

  「你的也可以。」我奸笑道。

  「呵,妹,你看,他多色。」居然下毒药。

  「姐,别玩他了。」她说。

  我的她真善解人意。

  「不要那么小气,玩一下不会死的。」她姐说。

  是的,放炸弹下毒药是死不了人的,但是一不小心我会重伤。

  我看见气氛良好,就上前把她们抱着,一手一个。

  突然,我发觉我坐在地上,我给人推倒了,是真的那一种。

  「你干嘛?」她姐叫道。

  我不知道什么回事。

  我看着她姐,再看了看她。她用眼神告诉我她不知道是什么回事。我只有小心一点。

  「就是抱着你们了。」我非常小心。

  「谁告诉你可以抱我?」她姐叫遁。

  「抱一抱也不成?刚才不是说3P吗?」她忍不住了。

  两姐妹好像准备吵架。

  「3P就可以乱抱我吗?」

  「那不抱住怎么样去作?你坐在上面?」

  终于吵起来了。

  「谁告诉你我会跟他作?」她姐问。

  静静无声。

  她望了我一眼,是叫我去送死的眼神。

  「姐,3P不是三个人一起做啰?」我小心的问。

  「错,三个人一起,我跟我妹做,你跟我妹做,我不跟你做。」她指证我的错误。

  「但是3P通常是指三个人一起做。」我说。

  「你插她,我摸她,你不碰我,是不是一起做?」她举了一个例子。

  「你不要那么贪心,我妹已经给你了,你还想我?」「但是是你说3P嘛。」

  「是的,我说的3P就是以我的解释为准的3P。」她姐下了结论。

  再静静无声。

  「明白了,就跟我姐的意思吧,仔细想还是一件好事,怎么可以两姐妹都给了你这家伙。」她说。

  她的意思好像是松了一口气。

  「就是嘛。」她姐说。

  「那以后怎么办?」她问。

  「什么以后?」

  「就是你有男朋友以后。」

  「我不会找男的啦。」她姐摆摆手说道。

  「你真的是同性恋?怪不得,你经常说要跟我这个那个了。」她终于明白了。

  「谁说我是同性恋?」她姐问。

  我们吓傻了。

  她姐笑了,不过是有点像奸笑。

  「我是自恋啦,学懂了自慰后越来越严重。」她慢慢的说。

  「我开始不喜欢别人碰我,男的女的都是。」

  「那姐你有去找医生问问吗?」她小心的问。

  「没有,我不觉得有问题,我满喜欢这样的。」「天呀~真是有病的一家人。」

  「那…那又怎么可以和我作那个…」她不好意思的问。

  「傻瓜,你跟我有什么分别?」她姐说。「抱着你跟抱着自己是一样的感觉,面孔又是一样的,呵,双胞胎真幸福。」这次已经不能用吓傻来形容,那会有这种人的,最可悲的是她是她姐。

  「你。」她姐指指我。「去拿点开水给我,我不要奇怪的饮料。」我忙找起毛巾。

  「不用毛巾了罢?只有我们三个人,光着身子去。去去。」像叫狗仔的一样。

  我只好照办,但我总觉得是耍我的。

  因为我分了她的另、一、半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她姐一口气把水喝光。

  「你们明白了吧?」

  我们点点头。

  「那你记住以后千万不要碰我了。」她姐指着我说。

  「会有意外的。」我说。

  「是不是意外我会知道的,故意的我反应会是很大的。」她姐说。

  我点点头。

  「好了,妹,跟我来,有点事情要跟你商量。」她点点头。

  「你在这里等着,不要乱碰东西。」她对我说。

  「知道了,知道了。」每次说的都是一样。

  「待会要她们先表演,跟着我表演,呵。」一有空又开始胡思乱想。

  「叩!叩!」

  「我们进来了。」她在门外说。

  咦?少有的礼貌。

  「请进。」

  我立时呆了。

  天主上帝如来佛救苦救难观世音……她们一丝不挂的走进来。

  再一次看见她的乳房,但这次多了一对一模一样的。上次没有留心细看,真失败,这次要仔细的看了。

  她俩的胸部不大但非常圆,看起来软软的,但是我知道那是非常坚挺的,而且味道是很好的,乳球特有的光滑色泽在灯光下看起来像珍珠的。再往下看,阴户上方的黑色的毛发非常短且少,可以看见在阴户里面的裂缝。

  「我是谁?」她们问。

  成龙?走神了。

  「你…」我指着其中一个,再上下打望,先望乳房,再望毛发,转向另一个,同样的动作。

  她们的身材是一样的,只是其中一个的毛发多了一点点。

  人家多说,阴毛长,性欲强。

  开关没有打开时她是没有性欲的,而且她姐喜欢自慰,所以毛多了一点的应该是她姐。

  我指着毛多了一点的那一个。

  「你是姐。」我说。

  「错。」旁边的那一个说。「我才是姐。」

  我找了找头。「不是说」阴毛长,性欲强「的吗?」「笨,怎样看长短是一样的,只不过我多了一点点罢了。」她说。

  我一呆后,想到了一个最好的方法。

  「哇,你干什么!」我用力抱她,她马上推开我。

  「呀,中雷了。」我知道了。「意外,意外,她刚才说她是姐。」「哼。」她姐说。「是我失算了,你走运了。」赚到了,赚到了。

  「坐到那儿,接着闭嘴。」她姐说。

  「妹,我多想你。」她姐转身抱着她说。

  她望着我,有一点儿尴尬。

  「怕什么,他没看过你吗?我还不怕,你怕什么?」她点点头。

  「点头是什么意思?」她姐不管她了,转头向着我,笑了一笑。「多谢你了,我先开动了,看一会表演吧,要你出手时会喊你的了。」听到这样的说话我马上硬了起来。

  她看了看她姐,再看着了我那根。

  「不准自己动手,要不然今天整个晚上都要你自己动手。」她突然说话了,吓了我一跳,马上点头,我不会中计开声的。

  她再看了我一眼就和她姐抱在一起,她俩的脸慢慢的碰在一起,相同的脸,不相同的表情,好像魔法镜子一样。

  她们轻轻的亲吻着,一口一口的,看着双胞胎亲吻真有意思。好像是站不住的一样,她们吻着吻着的就倒在床上了,再用力的吻着,两人的动作有点粗野了。

  口唇分开。

  「为什么今天你那么主动?」听声音语气我猜这个是姐。

  「主动被动还不是一样嘛。」她小声的说。「你早点兴奋,我可以早点有感觉,那不就好了吗?」「哼。」她姐说。「你不和我好好的做我不会放你走的。」她又看了看我,就低头吸啜她姐的乳头,另一手就把玩旁边的乳球。她姐把双手放在她背和头上轻抚着,非常温柔的。她姐的乳头在她手中转硬,变色,呼吸也慢慢的急速起来。

  她姐对我笑了笑,拍了拍她的头,她抬头望向她姐,她姐眼光漂了漂向我。

  她奇怪的看着她姐,跟着望向我,也笑了。

  我有什么好笑?不明白。

  她把乳头吐了出来,边看着我边把舌头伸出,在乳头上舔着。

  她姐看着我笑得更灿烂了。

  我明白了,她俩是在作弄我。

  她姐把她拉起来,温柔的吻着,右手往她的腿间摸去。

  她分开嘴唇,用舌头推开了她姐。

  「还没有感觉呢。」她说。

  她姐看了看她的乳头,我也看了看她的乳头,平的,还未硬起来。

  她姐再在她腿间摸了一会,把玩一下毛发,就把她的头推向腰部。

  「用口帮我可不可以?」她姐问。

  「我不懂的。」她想了想。

  「试试吧。」她姐说,接着就把那一双大腿慢慢的分开,薄薄的大阴唇在阴户间显露了出来。

  她看着她姐的阴户,一会儿以后就点了点头。

  她先用手把她姐的毛发扫了扫,再慢慢的把嘴唇向着阴户贴了下去,她轻轻吻着大阴唇,她看着我,双眼柔情似水的在说话。

  我明白她的意思,我就是下一个了,我们用眼神默默的交流着。

  「呀~」她姐终于呻吟出来了,最后看了我一眼后合上双眼,把手放在乳球上把玩着,接着双手沿着身体往腿间抚摸下去。把毛发玩弄了一会儿后,最终把她推开,跟着用手指分开自己柔软的大阴唇,露出女生最私密的小阴唇。她看了看,然后温柔的用舌头舔着的小阴唇,间中又把舌头深入小阴唇中的阴道,她姐阴道分泌出花蜜了,她就开始吸食花蜜。

  「手指。」她姐呻吟着说。「把手指放进去可以吗?」她停止吸食花蜜,她姐把大阴唇再分开了一些,她看着洞口,然后右手食指往她的阴道温柔的插下去。当到了一半时,她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「姐,你…」她好像要求证什么的。

  「是的,你来吧,我一直怕痛,你又一直不肯和我一起做。」停了一停,看了我一眼。「你真是走运,一个晚上可以看见两个女生破处。」她姐说完以后就闭上眼睛。

  「那有说得这么难听的话。」她说。「我真的来了。」「来吧。」

  她手指慢慢的继续插入,她姐震了一震。

  「好了。」她说。

  「给我看看。」

  她把手指抽出,上面有一些红红的血液。

  「我要吃,把手给我。」她姐说。

  「姐…」

  她把手伸到她姐的口边,她姐用舌头温柔的舔着,最后把手指放到口中吸啜着,手指上面的蜜汁和落红终于消失了。

  「姐…」

  「不用说了,我一直都希望是这样的,我一直希望你把我破了,然后把自己的落红吃掉。」她姐说。「你也吃点吧,为姐留点回忆。」「也给他喂点吧,这个时候难得有别人在场。」她姐补充说。

  「他不是别人!」她边说着边把手指重新插入,轻轻的转了一圈后就抽出来了,上面又满布花蜜和落红了。

  她慢慢的走到我身前。「吃吧!等一会你也要吃我的。」她温柔的说。

  我把她手指吸啜干净后还不肯放口。

  「好了,你看看,我已经硬了,而且已经湿了,不要心急,很快的到你的了。」我看着她的乳头,小小的一点,真的硬了起来。她把手摸了摸腿间,再给我看看。哗~我非常激动!我赶快把手伸向她的阴户,她的水呀,我要四倍变身!

  但她反应很快,立即把我手打掉了。

  她走回她姐腿间,双手分开阴唇开始吸食落红。她温柔的吸啜,又把手指深深插入带出更多花蜜和落红,她慢慢把她姐推往高潮的边缘。

  「停!」她姐叫停。「不要了,不要继续了,我一高潮就白费功夫了。」「姐……」她激动的抱着她姐。「你对我真好。」「傻瓜。」她姐说。「你分开一点,我给你摸摸。」「嗯。」她分开了一点点,她姐用手摸了摸。

  「可以了。」她姐自言自语的说。

  「你过来!」这句是对着我说的。

  我走到床边看着她俩,我实在弄不懂她姐在想什么。

  「姐,等一下。」她说。「我答应了帮他口交的。」「嗯,那请吧,呀,我对那个有点兴趣,待会分一点给我尝尝吧。」「嗯,但你不是说…」

  「傻瓜,你用口喂我就行了,我才不碰他的那根。」我呆了,那是什么的一回事,那有人对体液有那么多的兴趣,这对双胞胎的奇怪度真是合拍,不可思讥。

  「好吧。」她说。「来,我帮你吸出来,你不是一直想这样的吗?」「但是现在我想插入多一些。」

  她看了看我。

  「你今天一定可以和我做的。」她说。

  她又猜到我想什么了。

  她开始用舌头舔着我的那根,前后左右,每一个地方都不放过。最后把我的那根放到口中吸啜着,慢慢的把头移动。我们对望着,交流着。最后她把双眼放下,慢慢的把头加速。

  我望向她姐,她姐躺着看她替我口交,右手缓缓的自慰着,我可以清楚看见她插入了半根中指,慢慢的抽插着。

  最后我射了,在她的口中。

  她停止了动作,但仍吸啜着我的那根。我看见她咽下了一点后就慢慢的吐了我出来,她看着我,一会儿后再转向她姐,她在面上停着,距离十寸。她姐打开了口,她把位置对好后就把口打开了少许,她的口水和我的东西一滴一滴的滴进她姐口中。她慢慢的把嘴唇贴向她姐,最后嘴唇终于相碰了,她们开始了另一轮的湿吻。

  真不懂为什么她晓得那么多的技巧,不是说是没性欲的处女来吗?

  但是不懂是一回事,看见了她这样喂她姐又是另一回事,当她姐咽下了我的东西的时候,我又硬了。

  我把手伸向她,轻轻的抚着她的玉背。

  她再吻了一会后就离开了她姐,面对着我坐了起来。

  「姐,坐在我的后面抱着我。」她说。

  她姐坐到她的后面抱着她,把右脸颊贴在她的左脸颊上,双手轻轻的玩弄着她已经变硬了的乳头。

  她发出呻吟声,双眼直视着我的那根。

  「姐,他不是小小的,对吗?」

  她姐看着我的大根点了点头。

  「刚才失言了,待会儿有得你难受了。」她姐又下毒药。

  「我不怕的,只要湿了就不怕的了,你帮我看看是不是很湿了好吗?」她小声的在她姐耳边说。

  她姐点了点头,左手放到她腿间,抚摸了一会儿。

  「够湿了,那么大的也应该可以插入了。」她姐说。

  「去,你那会懂,你只知道我的手指。」

  哗,她一有感觉就非常的性感,有可以杀死人的强度。

  她眼尾漂了我一漂。「姐,帮我分开给他看看吧。」「嗯。」她姐双手分开了她的大阴唇,玫瑰红色的小阴唇显现在我眼前。

  我开始受不了,求神拜佛,千万不要早泄。

  她双眼直视着我,一会儿后,她转了转头,双眼还是直望着我,软软在她姐的耳朵吹了一口气。

  「姐,你要不要帮我?」说到这里她停了一停。「破!处!」天呀~我心里大叫一声。

  「什么回事,她鬼上身了?」我猜想着。

  「他不会介意你的。」她望着我说。

  她姐望了望我。

  「是的,我是不会介意你的手指,不过我还是会吃你醋的。」我望向她姐,希望她姐可以明白。

  她看着我和她姐对望着,她当然明白我想什么。

  我再望向她,看见了她眼中闪出的光芒。

  我突然明白了,这是她的游戏,她告诉我她的问题后就一直都在玩这个游戏,她用她自己作为工具来玩弄我,而我一直陪着她玩这个游戏。我有点不高兴,但想到她有时会不忍心停止了游戏,我很快就心平气和了。但,她这次是真的有点儿过份,用属于我的「处女膜」来玩游戏,我不满的看了看她。

  她笑了,非常甜,双眼放光似的,她知道我明白了。

  她姐想了想,摇了摇头。

  「他可是你男朋友来的,而且他好像容忍了你很久了。」「嗯,但他是」M「来的。」她又来了。

  「喂喂,什么」M「,我是正常的。」

  「姐,你看,他到现在还不出声,他是在享受着呢。」有证有据?

  我不发一言的在想,是真的吗?好像是真的,每次她逼我做一些我不喜欢的事情时,最终我都会答应的,而当她事后给了一点点甜头我时,我更欢喜若狂。

  算了,我不想了,过了今个晚上再说,今个晚上有比「M」更重要的事情。

  「不了,让他来吧。」她姐说。「给我一点落红吃就是了,我比较喜欢吃。」好像是真的,今天晚上她姐已经不停在吃了。

  「那你帮我分开多点吧,记着,他一碰你就把他推开。」她还在玩。

  「如果他不是有心的我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。」她姐不管她,说着时她双手用力,洞口更是清晰可见。

  「够了吧?」她姐说。

  「来吧。这是你努力的奖品,只有一次机会的奖品。」她媚笑着说。

  奖金奖品我才不管。

  我站在她面前,看着她的眼睛,用我那根对着她的洞口,慢慢的向洞内挺进,直至我大腿碰到她姐的手,我的那根到了尽头。

  「噫,处女膜呢?她又在玩把戏了?」

  但当我在她眼内看见了痛楚后,我知道我想多了。

  我轻轻的抽了一半出来,我终于见到血迹了,她是非常薄的那一型。

  「抽出来,我要吃。」她说。

  又是吃自己的落红,非常奇怪的兴趣,最奇怪是她姐妹俩都有这个奇怪的兴趣。我把我的那根抽出来,有点点血丝,挺腰把那根放到她嘴边,她慢慢的把上面的血丝全吃了。

  「姐,你要不要现在就吃?」她吐了我出来之后说。

  「不了,等他射了才吃吧,一边自慰一边吃三种东西应该会更美味。」「我…呕…算了…」

  「那,姐在旁边等着吃罢。」她眼里闪了闪。

  什么样的狗屁对话,快让人发疯了。

  她姐坐到旁边,轻轻的抚着阴蒂,看着我们表演。

  她在床上躺了下来,我爬在她身上,看着闪闪发光的阴户。

  她用双手轻轻的分开了她的大阴唇给我看。

  「来。」她闭上眼后非常狐媚的说。

  先多谢各位主神后,再慢慢的把我根对着她的阴道重新插入。

  「呼。」她发出一些意思不明的幸福声音。

  我轻力的抽了出来,再大力的插回去。

  「拍。」肉声非常清脆。

  我开始小力的抽插着。

  「拍…拍…拍…拍…」非常有节奏的声音。

  我用右手轻轻的抚着她的脸,有时又会用力的抚着她乳房,下身开始大力的抽插着,节奏的拍子开始加快。

  她反应开始大了,闭着眼大声呻吟着,口中发出奇怪的单音,下身跟着我的拍子向上挺着。

  终于,她高潮了,再也不动了,我在她软了的身体上再努力了三分钟,我亦射精了。

  我在她身上躺了下来,休息了一会。

  「你可以说话了,你表现很好,我爱你。」

  我刚才的表现当然好,但我知道她不是说那个,是「M」,因为她的奇怪身体,她要找一个「M」来爱她,平衡她不大平衡的心理。

  「我也爱你,虽然你的爱是古怪了一点。」

  她在我肩膀上轻轻的咬了一口。

  「第一次的高潮吗?你要多谢我了。」我不放过她。

  她打了我一下。「起来,给你看点东西。」她眼中闪了闪。

  什么回事?想了想,不懂。

  她推了我下床,然后坐在床边,同着我把将双腿慢慢的打开。

  她的阴户闪闪发光,大阴唇比刚才松了点,唇片中间看起来像有个小洞。

  当然真的是有个洞了,但刚才不用手分开是看不见的。

  再仔细看看,有一些白的红的东西慢慢的流出来了。哗,我明白了,AV那些流出来的是假的。原来真的是那么漂亮的,而且那白的是自己的东西,那就更叫人感动了。

  「漂亮吗?」她问。

  「你最漂亮。」我不会犯低级错误的。

  再看了看她姐,看见了她笑了一笑。

  「你姐也很漂亮,你俩最漂亮。」

  「看见你那么漂亮我又硬了,你看看。」

  她才不管我那根硬了的东西,笑了笑。

  「我姐的东西好吃吗?」

  天呀!中招了。

  「你吃了我姐的,我的也要你吃!」

  「但…」

  「没有什么但是了,你要我姐不要我了,是不?」「这…」

  「闭嘴!」

  我只好不开声。

  她开始冷冷的看着我。

  过了一会儿,我点了点头。

  她笑了。

  我只好慢慢的低下头用舌头在她的阴户上舔了点白的红的东西。

  「乖~好了,给我看看。」

  我只好像AV女郎一样的动作,给她看了看我口里面的东西。

  「好了,把我的吃了,你自己的不想吃可以吐出来。」她笑着说。

  分开吐出来?开玩笑。说真的,刚才吃她姐的时她已经说过了,我记不起来真的是我的错,那时一看见可以开始做就什么都不管了。

  她姐站了起来拍了拍我,当是为我打气。

  「吃吧,吃吧。」她开声为我打气。

  因为不是第一次放进口里,而且这次只是一点儿,没有上次一样的恶心感觉。

  「死就死吧!」

  一口气把口里的都吞下肚子了。

  「给我看看。」

  我只有照着办。

  「乖~」

  「还硬着呢,是不是因为可以吃我的落。红。很开心吧?那是我的贞操来的,处女的第一次呢,嘻。」我看着她,想着没有感觉时的她是多么的可爱,爱睑红,怕羞。但一有感觉后就好像美少女战士变完身后,完全是第二个人似的,又狐媚,又性感。难道真的是压力越大反抗力越大吗?

  她看了一看她姐。「好了,我姐要吃东西了,呵,我又要吃你的。」我的那根又红又白又硬又透明,她看了看,笑了笑,跟着就先用口帮我清洁,接着就开始和我口交了。而她姐就在她腿间吃她的夜宵,边自慰边吃着。

  最后,把所有的体液都吃进肚子了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那天晚上我在她家中睡了,我们睡一床,她姐睡一床。

  早上七点整,我睡醒了。

  我看着在我旁边睡着的她,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。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玩这些游戏,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把我当是「M」,虽然在她的游戏时是真的有点像。

  另外最最最奇怪的是她非。常。清楚我心里的想法,好像我和她才是双胞胎一样。

  「不是的。」她突然开声了,吓了我一跳。

  「又来了。」我想着。

  「我只是感觉到你的想法,很多时候我是猜的。而且你的眼睛很会说话,我多看两眼就可以猜中了。」她闭着眼睛在我身旁轻声说着。

  「我会一直爱着你的,直至有一天你告诉我你受不了。」「嗯,你的爱真是非常古怪呢。」我再次告诉她。

  「是的,你爱我就一定要接受。」她说。

  「嗯,我会努力的。」

  「你说我姐以后怎办?」她转了话题。

  「什么?」

  「以后每次都要找我姐一起吗?」

  我想了想。「不,你的情况我总是要习惯的,虽然你姐口里说没问题,但一星期几次要她光着身子给我看,好像对她不大公平的,一星期找她一次好了,你以后多点用口算了。」她坐了起身,点了点头。

  哗,一大清早就可以做眼睛保健了,躺着的跟坐着的乳球真的是不一样。

  她看了看另一床的姐。

  「但我跟姐已经做过了,姐不会放过我的。」

  「那一星期有几天和你做,又有几天和姐做,那不是每天都要做?不成!」她接着说。

  「算了,那我少做一点算了。」我说。

  她看了看我,笑了。

  「你真好。」

  停!

  我忽然在她眼中看见了一点东西。

  「你是不是又把我当成玩具了?」

  她非常开心的亲了我一口。

  「你说呢?你怎么知道的?是又怎样?你不愿意吗?」「天呀~~」

  【完】

友情链接